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中国或将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

时间:2019-08-15 18:15:5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在未来,商品和服务将趋于免费,中国将成为这方面的引领者, 这是美国经济学家杰里米 里夫金(Jeremy Rifkin)在其新书《零边际成本社会》做出的预言。

  这是里夫金第二次来到中国。10月16日下午,在新书的发布会现场,他蓄着银白一字胡,西装笔挺,典型的西方知识分子装扮,十分干练,说话的口气不容置疑。因为《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在全球的热销,这位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主席开始为中国人所熟知。

  里夫金提出的 关于后碳时代可持续发展经济模式 的研究获得了中国总理 、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奥朗德以及欧盟、联合国的肯定。 还曾要求发改委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密切关注这本书。

  市场调研机构尼尔森公司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对于 共享能源 共享社区 等理念的接受程度,其次是欧洲、美国等,这令里夫金很惊喜。此番来华,他再次受到国务院副总理 的接见。里夫金告诉笔者,中国政府正积极推动新丝绸之路,能源互联将成为的载体。

  在里夫金看来,现在中国的信息互联已经建立起来,能源互联也已具雏形,随着物流业不断的发展,智能交通的构建也指日可待。 我想很快中国就会成为一个以数据为基础的三融合的平台,整个中国都会纳入到交通、能源和数据互联整合的状态中,而这个络不光在中国,很快会跟亚洲和欧洲结合在一起,这是一个多么大的图景!

  笔者:你如何看待零边际成本社会当中可能产生的其他 成本 ?比如免费的东西可能会带来用户信息的泄露以及广告。

  里夫金:其实我一直认为像这样一个先付成本的问题暂时是不可避免的,虽然我们是朝着零边际成本的社会前进,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总会付出一些基本的代价,虽然我们说能源互联是零成本,但开始投入的钱总得要付。在一个事情起步的时候我们是不断地迈向零边际成本,而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在这个过程中总会有一些麻烦的事情要克服,但我们还是非常坚定地相信,只要不断地做下去,边际成本还是会不断地接近于零的。这是大的趋势和方向。

  笔者:你与一些中国领导人会面并交谈过,他们对于你的理论持什么样的态度?

  里夫金:两年前《第三次工业革命》英文版就面世了,时任广东省委书记 非常喜欢这本书,当时他就说我们一定要做些什么来实现第三次工业革命,随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 还就这本书作了专门批示让国家发改委的官员们学习。现在 已经成为了中国的副总理, 成为了总理。

  201 年,我跟 副总理见面的时候,他表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理念非常不错,要去做。我还见到国家发改委、全国人大、以及等大型能源企业的负责人,他们也都表示对这个事情非常感兴趣、非常支持。后来国家拨出820亿元人民币,决定未来四年中在中国普及,在中国创造能源互联的基础设施,好让中国的能源以互联的方式重新构架,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信号。在这样的基础之上,我们整个智能化的能源络可以建立起来。

  笔者:几年过去了,能否透露欧洲尤其是德国目前的相关进展如何?中国可以向欧洲借鉴和学习什么?

  里夫金:我们帮助德国制定了路线图,其实对于中国也有借鉴意义。个就是我们常说先要建好五大支柱,这五大支柱个是要有绿色的电能。能不能生产出绿色的电能?在德国已经做到了,中国应该也能做到。第二是有没有分布式能源结构,就是说电不是从一个大荒野里几百公顷的太阳能电厂输送到千里之外的城市,而是在每家每户挂着微型电厂,把千家万户的电收集起来,这个德国已经在做了。第三是有没有良好的存储调峰设备,在大部分地方是可行的。第四是,德国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好,德国现在很多电表还是老式电表,没有智能化,反观中国的智能电的应用要比德国更普及。第五是交通络,德国做得非常好,好多汽车已经实行了联化,使得德国的交通调配高度智能化。一旦一个国家能做到以上这五条,就会在工业革命中拔得头筹。因此我觉得如果中国在这方面真的要做的话,首先必须制定路线图,分别对比以上五个支柱做得怎么样,然后中央政府要协调地方政府,帮助每个地方量身打造一个方案,中央与地方一起来做。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帮助法国做区域性的规划,应该说做得是比较好的。

  笔者:你曾经表示,中国很可能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你认为中国现阶段还需要哪些努力?

  里夫金:中国和美国一样面临着经济泡沫、货币超发等问题。那么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助我们走出热冷不均的循环?我觉得新工业革命就是不错的应对之道,这并不代表着我们瞬间砍掉传统经济部门、瞬间牺牲掉快速的经济增长。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加大相关基础设施的投资,要不断地通过投资来提升经济品质,在这个过程本身就意味着创造出大量的工作、就业和GDP的增长。比如,我们在未来几十年中,在每个国家要安装上万亿的传感器,要敷设上万公里的电缆,在这一过程中,或许有一些东西是需要高科技公司来完成的,但是打洞、埋缆还是需要大量的体力劳动密集型工作岗位来完成。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未来,不但不会牺牲掉传统的就业,反而会创造更多的就业,这对我们的经济是有好处的。

  当然有人会说我们有没有这么多钱进行固定资产的投入?我想说中国难道没有钱吗?举欧洲的例子,今年,欧洲决定拿出一万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的建设。所以,我们有足够的融资渠道,这个钱欧洲能拿出来,我想中国也能拿得出来。

  笔者:你如何评价欧洲目前的进展?我看你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欧洲投资的方向出错了。

  里夫金:欧洲把这一万亿美元用来投在很多传统的过去的夕阳产业上,用来建造更大的电厂,用来修建更宽的马路,用来建更多的房子,这个钱其实投得是不划算的,投下去不产生未来的收益。我当时到欧盟委员会游说,说投错方向了,我们不需要投一万亿美元,整个欧洲只要拿出25%,也就2500亿美元投在新兴产业上,投到太阳能电板、互联、新型物流上,在未来就能创造出更多的利润和工作机会。只要给我25年的时间,我就一定能让这25%的投资见到效果,这不是扯淡,我们的团队甚至把所有的专业数据都算出来了。

  中国过去这几年一直非常注重固定资产的投资,在这方面投入非常巨大,只不过中国和欧洲一样有点跑偏,中国投了大量的资金用来拯救老产业,建了很多的高楼大厦,很多用的都是旧技术和旧理念,需要消耗大量的电能。我觉得中国应该投钱用在新兴的事物上面,我们一开始建立新能源是用新的环保技术,我们一开始投资产业就应该是和互联相关的,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国保持在未来新的产业当中的竞争力,才能使它真正的走在前面。

全力打响视听文化品牌深入推动音频产业发展
西贝莜面村的门店数预计年底增至330家
快消品B2B你的方向错了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