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袁莉您能形容一下在您心里新浪到底是一个什

时间:2018-10-17 19:07:10 来源:互联网 阅读:1次

新浪首席执行长曹国伟近日接受《华尔街》中文主编袁莉的专访,就心中的新浪、管理层收购(MBO)对他的改变以及他为什么是个幸存者发表了看法。以下是访谈实录节选。为简洁起见,内容经过了。

袁莉:您能形容一下,在您心里新浪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呢?

曹国伟:我觉得到目前为止,新浪应该是中国有影响力、成功的一个新媒体公司吧。我们是一个以媒体为核心的互联公司。慢慢地,我们正在向一个产品型的公司转变,也就是说我们除了在媒体内容上做到很强大以外,我们希望在产品上也能做到非常强大,所以我们不断地发展我们的微博,以及我们的其他产品,都是围绕这个方向在走。

袁莉:腾讯很大,很有钱,大家做什么事情都要看腾讯。在这种情况下,新浪怎么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曹国伟:我觉得腾讯是一个非常的公司,它关键是掌握了中国的一个很大的用户群,围绕着它的核心,建立起一个非常强大的社区的生态链。我觉得我们跟腾讯的竞争不是一种直面竞争的关系:腾讯是一个包罗万象,希望什么都做的公司,而我们更希望能够在我们的核心领域,在我们的、博客、微博,围绕着媒体这样一个核心去做。这样,我们就能够继续保持我们的优势,然后在这个基础上,也会慢慢地向一个产品化的SNS(社交络服务)这样一个公司去转变。所以我们其实是希望通过微博这样一种产品性的操作,慢慢地 其实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平台性操作的过程,我们马上就要把API(应用程序界面)开放,然后真正地能够把我们的平台开放出来。

袁莉:是要向软件开发者开放你们的微博平台,是吗?

曹国伟:对。这样的话,我们能够集中社会上很多公司,很多站,也能够把这个平台做大。我们也希望围绕微博经营起一套类似这种的生态系统,这个过程是在不断演变的。另外,你去看真正强大、可以持续不断发展的公司,一定是品牌性的公司。

袁莉:去年怎么会想到做MBO?

曹国伟:我觉得去年一方面是一种小小的冲动,因为我们原来跟分众有个合并,后来因为审批流程太长了,公司发展不能一直拖下去,我们后来决定不做了。在我们思考长远发展的时候,我觉得从我过去(那时候我在新浪已经10年了)去看一看整个发展的过程中新浪跟其他公司不一样的地方。在思考未来的时候我们发现,如果管理层能有更多的股东,用股份跟控制权能把资金跟公司参与力结合得更紧的话,对公司长远的发展是有好处的,对自身的发展也是有好处的。

因为事实上在很多里,很多人都说新浪没有主,这种观念是很多年的事,而且是不断被加强的一种观念,因为实际上从我一个CEO的权力来说,在这(MBO)之前跟之后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之前我也是个全权的CEO,可以做我CEO范围内所有的决定,之后实际上也是一样的。但更多的是克服了市场的固有观念。我觉得对员工来说,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事,就是说让他们有更多的归属感。

因为市场上很多这方面的说法,会影响员工对这个企业的感觉。我们通过这样的方式,一方面把管理层跟公司的利益,特别是长期的利益,能够绑得更紧,让我们更有能力做很多着眼于长期的决定。另一方面也让员工对企业长期的成功更有信心。

袁莉:MBO之前和之后,您在做事、做决定的时候,真的没有什么变化吗?

曹国伟:我觉得的就是刚刚我所说的,能够更加从长远着手,其他的我觉得没什么。实际上我觉得很多时候,因为你在美国待了那么久你应该理解,美国很多公司都是有职业经理人管理的。

袁莉:对。但是中国的企业是比较奇怪的。

曹国伟:我觉得不奇怪,因为实际上中国现在的阶段跟美国在20世纪初期的阶段是很像的,企业家的文化非常强。因为有很多市场机会,所以很多人都希望成为企业家,去创业。而且很多公司真正的市场化、商业化还刚刚起步。但是到了一定程度,美国也是到后来才产生了我们叫职司到了一定程度,这种家族的方式很难去继续扩展,他们觉得一定程度上需要更多的管理,更好的一种管理的方式,所以有了职业经理人的出现。

这个文化是经过一个世纪的延续慢慢形成的,中国只不过是刚刚起步而已。所以我觉得实际上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确实有这样一种现象,我觉得这不单单是互联,所有的行业都一样,只不过互联行业是人家看得比较透明,关注的比较多一点,报道的比较多,大家看的比较多一点,但是我觉得一点都不奇怪。

袁莉:您是2006年开始做CEO的?

曹国伟:嗯。

袁莉:四年多了,是不是新浪任职久的一个CEO?

曹国伟:碰巧成这样了。

袁莉:不是碰巧,从99年到现在。新浪还是有很多故事的,我跟英文的读者可能比较难解释,但是中文的读者大家都知道新浪是有很多故事的。您怎么能够在这个地方幸存了这么长时间?

曹国伟:我明白你在说什么,首先我们现在很多的事情,在外面传的很多它背后的故事,跟很多人的想象都是不太一样的。我觉得这是一个企业的发展,有些是偶然因素,有些是必然因素的一个发展过程。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只是希望能够把我的每个位子上的工作都做到,实际上我觉得你再怎么变,一个人对企业的价值,关键是对一个企业的理解和作用。我做的都是比较全面的工作。我都是在比较高的职位上去做的,所以我对这个企业的每个部分都非常了解。

这个过程我觉得有一些偶然的因素,有一些必然的因素,但是对我来说,我觉得成为幸存者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是希望能够把我的每个职位,就是把自己份内的工作都做好。

【】

曹国伟访谈实录一:微博的商业模式

滨河国际中心
抛丸机价格
中梁百悦首府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租房攻略 门店收银管理系统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