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江南少年乱世英雄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0:33:4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公孙瓒事穷托孤赵子龙突出重围  战鼓咚咚,杀声阵阵。  公孙瓒与袁绍因争夺地盘而爆发大战。公孙瓒不听赵云等的苦劝,一意孤行,兵败如山倒。公孙瓒无奈只好退守孤城。袁绍令军士从城外暗挖地道突入城中,杀散军士,打开城门,袁军如潮水般涌进城内,喊杀声四起,此起彼伏。,袁绍重兵围住公孙瓒的内城。公孙瓒只剩下残兵败将,龟缩在望楼里,作的挣扎。公孙瓒望着密密麻麻的袁军将士,自己败局已定,不禁仰天长叹,万念俱焚,萌生死念。  喊杀声中,忽见赵云领一支生力军突破袁军包围圈,连斩袁军数员大将,驰马冲到望楼脚下。赵云见公孙瓒浑身是血,手持带血的宝剑。公孙瓒在绝望之中,已经挥剑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他正流泪满面,提剑要刺杀半岁的孙儿公孙虎。  赵云大惊,飞身下马,旋风般赶到公孙瓒身旁,劈手夺过他手中的利剑,苦谏道:“主公,虎儿才半岁,您怎能杀自家的骨肉呢?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军虽败,可我们可以冲出重围,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再跟袁绍争锋,到时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公孙瓒见了赵去,跌坐在地,喃喃自语:“一切都晚了,一切都完了!我痛悔当初没有听从你的建议,不该听信袁绍的甜言蜜语,跟他合伙抢争韩馥的地盘。袁绍是一只老狐狸,只恨我被鬼迷住了双眼,中了袁绍事先精心设置的圈套,一败再败。我苦心经营多年的地盘被夺走了,我十数万精兵强将被彻底打跨了,他们逃跑的逃跑,投降的投降,我的儿子公孙续战死沙场,妻女也被我杀死了,我有何颜面存于世上?赵云,我知道你是一员忠勇的猛将,我本要拜你为帐下大将,无奈跟随我多年的老将们眼红嫉妒啊,他们从中作梗,我没能如愿……”  “主公,您说这些有何意义呢?当务之急,我们要想方设法突围!我带来一千精锐骑兵,就是战至一兵一卒,肝脑涂地,我也要保主公平安突出重围!”赵云见情势危急,大声苦劝。  公孙瓒摆了摆手,拒绝了赵云的一番好意。  “好了!你别说了!你来了,虎儿有救了!以后,你就是虎儿的义父,希望你保他突出重围,把他抚养成人。他长大以后,你让他做一位普通的老百姓,千万不要进入王侯将相家!我死后,要化作一只厉鬼,剥了他的皮,吸干他的血,令他不得好死!”  公孙瓒死意已定,他喝令赵云率兵突围,自已返身决绝地踏上了望楼。望楼,共九层,高耸入云,峨嵋壮观,它是公孙瓒在人生辉煌的时候动工兴建的,以此纪念他的功绩,它倾注了公孙瓒毕生的心血。公孙瓒抬头凝望了一眼望楼,长叹一声,点燃了一只火把,丢在楼梯上。片刻之间,只见望楼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整座大楼被大火吞噬。公孙瓒在望楼上狂笑不止,自焚而死。  赵云见公孙瓒登楼纵火身亡,悲叹一声,他抱起地上的公孙虎,把他扣入胸前的重甲之下,虎吼一声,率领一千骑兵,发疯似地冲向敌阵。赵云骑白马,舞银枪,如狂风骤雨般杀入阵中。袁军将士见赵云勇猛,纷纷躲闪。赵云趁势杀透层层重围,可他身旁仅剩下两员副将和十二从骑。  这两员副将原是一对栾生兄弟,他们跟随赵云出生入死,屡立战功。这对兄弟叫张雄张威,两人义气深重,见赵云武功高强,为人正派,心中甚是敬佩。突围之前,赵云劝兄弟俩逃生要紧,可保性命,可兄弟俩却说:“我们兄弟两人愿意毕生追随将军,生死与共,决不离开将军半步!”  赵云心下感动,他折箭为誓,安抚张雄张威:“我赵某若有功成名就之日,决不相负两位兄弟!”  “赵将军,现在我们仅剩十数从骑,何处安身立命?兄长张雄向赵云请命。  “天大地大,自有我们的安身之处。若干年前,我遇到一位明主,此人志向高远,慈悲为怀,宽厚待人,爱明如子,有仁者之风,我们投奔他,日后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也可取得一世功名。”赵云双眼凝望远方,无限深情地说。  “不知将军所说的明主,姓甚名谁?”张雄问道。  “此人不是别人,他是当今皇上的叔父,姓刘名备,刘使君也,也称刘皇叔。当年他跟义弟关羽张飞在公孙大帅处栖身,我有幸结识于他。他离开公孙大帅之时,曾劝我一同出走,匡扶汉室,建功立业。他劝我说:我跟公孙将军昔日是同窗密友,知根知底,他虽是一方大员,手提重兵,可他气量偏窄,终不能成事。当年,我救徐州陶谦时,向他借五千精兵,可他却只借给我三千老弱残兵,担心我借机坐大。我那时就知道,公孙大帅终究不能成就大事。子龙兄弟,不如跟我们一同闯荡天涯,成就一番事业。可是,我那时初投公孙大帅,大帅拜我为将,我心存感谢,于心不忍,不肯就这样离开大帅,没有随刘使君出走。那次,临别之际,刘使君紧紧握住我的手说,老天有眼,必然眷顾我刘备,我与子龙兄弟,注定要相守一辈子!”  “刘使君仁义卓著,可他终被曹操打败,失去了徐州,失去了根基,如今生死未卜,不知所终。”张雄见赵云提起刘备,叹息不已。  “我坚信,刘使君是个吉人,天必佑之,我相信他仍存活于世。我们暂且寻一个栖身之地,只等我们打探到他的消息,便可立即投奔他。我们既然突出了重围,不如信马由缰,走到哪算哪。”  赵云等十数骑缓缓地行走在山道上。  二、陈家庄遇陈庄主激义愤走马讨贼  一日上午,赵云等来到一座村庄前。  赵云怀中的虎儿饿了,不停的哭泣。赵云等跃下战马,欲向村民讨点粮食。村中不见壮男,只剩下老弱妇孺。奇怪的是,村中却张灯结彩,披红挂绿,似在举办婚礼喜事。村口有位老叟告诉他们,这个村叫陈家村,村中富户陈庄主今日嫁女,摆下宴席,只等黄昏吉时,男家便来娶亲。赵云等觉得腹中饥渴,顾不得许多,便骑马进村,向陈庄主讨杯喜酒。  众人径直来到陈府,只见庄丁们忙忙碌碌,进进出出,准备婚事。庄丁见一小队官兵模样的人到访,慌忙进内报知陈庄主。陈庄主闻官军至,惊慌不己,只得出迎。  “这是我们的陈庄主。”庄丁陪陈庄主出来,向赵云介绍说。  “陈庄主好!我们来到贵庄,别无他意,只是腹中饿了,特来讨碗饭填肚子而已。我们会如数奉上银子,不会白吃庄主的。”赵云见老者下巴长着一撮白花花的三羊胡子,面目和善,见了他们,一副紧张的模样。赵云刚紧跳下战马,把虎儿递给张威,主动上前向陈庄主唱了个诺,说明来意。  “老朽哪敢收将军的银子?今日正值小女婚期,请将军们入屋,好酒好肉只管随便吃。”陈庄主见官军们只是前来觅食,并非寻事,登时放下心来,爽快答应。  陈庄主令庄丁们摆下一桌酒肉,款待赵云等一行。赵云等风卷残云,很快便吃饱喝足,顿觉精神倍长。虎儿吃饱之后,不再哭闹,很快又睡着了。  赵云观颜察色,他见陈庄主虽然在操办女儿的婚事,却满脸忧戚之色,似有难言之隐。  “承蒙陈庄主殷情款待,赵某感激不尽。我有一言,一知当问不问?”赵云作了一揖,温言相问。  “但问无妨。”  “今日陈庄主嫁女,本是喜事,可庄主却双眉紧锁,满脸忧色。敢问庄主有何难言之隐?说不定赵某可以助上一臂之力,帮庄主脱困去忧。”  陈庄主见赵云虽然年少,可一双浓眉大眼,炯烔有神;一张阔脸,棱角分明;虎背熊腰,威风凛凛。  陈庄主见赵云等仪表不俗,不似坏人,心中寻思:“此人仪表堂堂,容貌非凡,必有过人手段,不若以诚相告,或许他可以帮我陈家脱困。”  “不瞒将军,老朽确有难言之隐。我们村叫陈家庄,老朽祖上是本朝开国功臣陈平,我家一直住在京城,原本富贵无比,可我先祖仙逝后,正值朝廷朋党之争,我家不断遭到权贵的中伤排挤,渐渐中道衰落。到了我父亲这一支,难于在京城立足,父亲便迁出京城,举家来到这偏僻的山乡安家落户。数十年来,老朽在这儿躬耕持家,原以为可以过上太平日子,不料黄巾作乱,我们虽住身居偏壤之地,还是没有幸免于难。我三个儿子应征从军,参加平定黄巾之乱,先后战死沙场,尸骨无存。经过黄巾之乱,庄中已无壮男,只剩下老少妇孺。黄巾叛乱被平定之后,老朽以为这下该太平安生了。可世事无常,军阀割据,盗贼遍地。本庄前去十里,有一座山叫卧牛山,山上住着一伙厉害的强盗,他们啸聚山林,打家劫寨,强抢民女,为害一方。官府数次派兵前来围剿,可强盗们凭着卧牛山据险而守,适时出击,打得官兵溃不成军,折了好些人马。官府见强盗厉害,只好引兵退却,再也不敢轻易围剿他们了。山上的强盗愈发猖獗了,他们隔十天半月便前来抢粮,无恃无恐。方圆上百里的百姓深受其害,苦不堪言。老朽五十岁时得一女,名叫娇娇,年方二八,正当芳龄,一日在庄上弹琴,卧牛山上的三大王独眼龙下山抢粮,他听见小女的琴声,硬闯进庄,见小女长得标致,哈哈大笑,像禽兽一般,就要强行对小女施暴。老朽苦苦哀求说,我家小女知书识礼,花容月貌,不可乱来,若真的看上了我家女儿,只可明媒正娶。独眼龙见老夫说得有理,这才罢手,从怀中掏出两根金条,作为一份聘礼,定下日子,强娶小女,婚期就定在今晚。独眼龙抛下狠话说,如若中途变卦,反悔不从,他便要杀尽全村老少,鸡犬不留。老朽左右为难,万般无法,只得无奈应允。”  “如此强盗,丧失人伦本性,待赵某教训他们一番,令他们知难而退。卧牛山在哪儿?请庄主明示,待我去会会他们,他们如若不思悔改,我把他们一举剿灭!”赵云听罢,心头忿怒,双拳紧握。  “此去向北十里,便是卧牛山,强盗们就盘据在山上。卧牛山三面环山,皆悬崖峭壁,地势险要,只有南面一条岖崎小路,可直通山上。山上有三个大王,个个武功高强,有万夫不挡之勇。三大王叫独眼龙,使双刀,面目可憎。听说,独眼龙年少之时,淫心大盛,偷看大家闺秀洗澡,被家丁发现,被人痛打了一顿,并打瞎了右眼。可独眼龙不思悔改,在江湖流荡,不时犯案。后来,他流落到这一带,听说卧牛山有强盗,便上了山,落草为盗。这独眼龙满肚都是花花肠子,心机重,鬼点子多。,他爬到了三大王的位子,绰号叫“独眼军师”。二大王叫裴元绍,新近入伙,脸目白晢,长得斯文,却善使一把长枪,武功第二,做了山上的二大王。太大王叫周仓,满脸都是虬须,容貌凶恶,势若疯虎,更身上有千斤神力,寻常之人根本无法近其身。前些时日,独眼龙亲自带领周仓来到我们庄里提亲,周仓双手轻轻松松举起庄前数百斤的石狮子,向老朽显示了一手惊人的功夫,吓得老朽直打哆嗦。我还听说,周仓原是黄巾军张宝的心腹爱将。赵将军此去帮老朽教训强盗,虽是一番好意,但只怕凶多吉少,自取其辱。将军,不若少管闲事,且莫引火烧身?”陈庄主介绍了卧牛山的强盗,十分担心赵云的安危,便好言相劝。  “陈庄主尽管放心!我家将军的银枪厉害,他若亲自出马,不管是独眼龙、裴元绍,还是周仓,都会死无葬身之地!”张威笑眯眯地安抚陈庄主。  “陈庄主,末将还有一事相求,请庄主答允!”赵云接过张威怀中沉睡的虎儿,诚恳地说,“这是我的故人之孙,也是我的义子,我本想把他带在身旁,闯荡天涯,可是刀箭无情,万一他有个闪失,我怎能对得起故人之托?今日末将见庄主古道心肠,是个好善乐施之人,故斗胆相求,我想把义子寄养在这儿,等他长大以后,我们再父子相认。不知庄主肯否接纳这小子?”  “承蒙将军瞧得起老朽!老朽膝下已无子,我会把他视同己出,尽心尽力把他抚养成人,不负将军所托!”陈庄主慨然允诺。  “好,庄主高义,赵某永世不忘!张雄张威听令!我们即刻出发,专会卧龙山的强盗!””赵云就要提枪上马,张雄张威起身相随。  “将军且慢!我敬各位一杯热酒,为壮士们饯行!”陈庄主亲自为赵云等端上热酒。  众人喝完热酒,豪气顿生,踏步出来,飞身上马,奔卧牛山而去。众人飞马来到卧牛山前,果见一座山,险峻无比。正是:山高隐云峰,猿猴难攀爬;山鸟飞不过,盘旋徒伤哀。  卧牛山守山喽啰见一队官军前来叫阵,飞报大王周仓。周仓正与裴元绍、独眼龙在议事厅喝酒,议论独眼龙晚上的婚事。他们听说只有一小队官军前来叫阵,勃然大怒。裴元绍立功心切,主动请缨下山,把官军捉来。  “二哥,等等!你去捉官军,小弟为你掠阵。”三大王独眼龙不甘落后,他见裴元绍主动出阵,便自告奋勇相随。  “好吧,二位兄弟速去速回!我在此专候佳音,为你们庆贺!”周仓吩咐道。  裴元绍、独眼龙操上吃伙的家伙,招呼一声,率领百十喽啰下山去了。  赵云等见百十喽啰手执明晃的的刀枪,乱糟糟冲下山来,怪叫着扑向他们。  只见当先一人,只裹一块蓝色头巾,眉清目秀,手执一根长枪,骑一匹青马,冲下山来,大呼道:“不知好夕的官军,敢来犯我卧牛山,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自寻死路!来来来!裴二爷的神枪没长眼晴,怕死的赶紧逃命还来得及!免得你爹娘白生你一场!” 共 17440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得了前列腺脓肿不能吃的食物有那些
昆明医院治癫痫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