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杨柳作家专栏一家惨遭灭门小屯更名永记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7:31:4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在黑龙江省,黑河的南半部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屯,它的名字叫张景芳。现今的张景芳,已经是上百户的人家了,可以说是相邻密集。就是现在青壮年打工在外都走了,可小屯里也有上百口子人。提起张景芳小屯的这个名字,这里还有一段催人泪下的故事 ……   张景芳小屯的原名叫:西大门。顾名思义,他是黑龙江省,通北县的紧西边,再往西那就是进了克东县了。在抗战的八年里,西大门里住着就有十几户人家,其中的一户人家的户主就叫张景芳。   五十来岁的张景芳,俩儿一女。他也是从山东逃荒到这里来的,到这荒无一人的北大荒,开荒占草,奋斗了十几年才有了属于自己的这一方天地。   张景芳是这个小屯里的地主,十几户外来到这里的农户,都是给他当长工和租他的地种的。西大门小屯不大,不足二十户人家。其中有一家是张景芳的表弟,叫陈星河。他也是从山东来的,他是来投奔他的表哥/张景芳的。三十岁不到的陈星河刚来到张景芳的家,张景芳拿他就像是自己的亲弟弟一样。张景芳知道这个表弟,在家时就是好吃懒做,不务正道。堪称是吃喝唠盗嫖,样样不啦。这也可能是姑姑家就他这一个孩子的缘故吧,二十来岁的他,四邻都说他比卵子还懒,卵子还在卡巴档里悠荡那,他可到好,除了吃喝嫖赌之外,那就一句话:好吃不如饺子,做着不如倒着。   陈星和刚来的那几年,吃住都在张景芳家里。张景芳知道他是啥人,也就不用他干啥活,农忙的时候,就让他带带工,为大伙挑点水,送个饭啥的。冬天到了,他就跟大伙一样,猫冬了。东北的冬天,啥活没有。闲下来的人们,冬天没事了,就好凑到一起,打个小牌,掷个骰子,也有耍大钱推牌九的。一天没啥事的陈星河也加到了这样的队伍中。一晃就快到两年了,张景芳一看自己的表弟是真的不想回山东了,他就和自己的老婆商量,给表弟整一个媳妇吧。贤惠的老婆在东北也没有亲人,她也拿陈星河当自己的弟弟看待。张景芳一说,他二话没说,支持。张景芳在老婆的支持下,为表弟张罗说媳妇。事也凑巧了,那时候拖家带口逃荒的人家有的是。秋天刚过,就来了一户辽宁的七口之家,姓谭,叫潭镇河,潭镇河也五十不到。俩儿子仨女儿,女儿大,大的已经二十多了。没啥毛病,就是瘦。潭镇河来到了西大门,一家人讨饭来到了张景芳的家里。张景芳家里有十几匹马和十几头老牛没人经管,成天在野地里自己刨食吃,晚上回家还得用人往回找。   潭镇河一家七口也够可怜的,冬天马上就要到了,老天一天冷起一天了。今天走到这,明天又不知道在哪儿了。一家人拖儿带女的,真的很难啊。吃完了晚饭,张景芳让这一家人家住进了东厢房。潭镇河没有走,他来到了张景芳的房间,他想求张景芳留下他,他不想走了,他也走够了。而且到了这里,已经是进了深山老林了。屯子越来越希,十里二十几里没人家,他也有些怕了。潭镇河坐在张景芳家的炕沿上,没等说话那,那眼泪先掉下来了。他低着头,声音小小的对着张景芳两口子说:“老哥!谢谢你们收留了我们这一家人家,我真的很感激。多的话我就不说了。你们也看到我这一家人家了,孩子们也能干活了,我想求您帮帮我们,让我们一家在您这里过完这一冬天。您要是不嫌乎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家扛大活,几年都行。”   吃完了饭的张景芳,也想看看今天来的这一家要饭的。老婆刚把吃完饭的桌子收拾下去,坐到炕上,潭镇河就进来了。而刚刚吃完了晚饭的几个孩子,也都出了房门,上了东厢房去看那一家新来的逃荒的那一家人家的人去了。新进来的那一家人里,有他们的同龄人。张景芳一看潭镇河进来了,他马上下地,用大碗倒了一碗开水,放到了炕沿上。他自己也倒了一碗,他端着自己的那碗热水,坐在了炕沿边上,他一边往炕上回腿,一边对着潭镇河说:“来啊!吃饱了吗?坐炕头上,喝点水。”   潭镇河坐在了炕沿上,说了刚才的一番话。张景芳低下头想了一下,他马上就说道:“老弟啊,看年岁你没我大,我就叫你老弟吧。我也是逃荒来到东北的,和你一样,只不过是比你早几年而已。这样吧,如果你不嫌弃,那你就住下吧。不过、我有个要求,我家养了牛马加起来有三十多头吧,你们帮我经管经管,也就是早上放出去,晚上再撵回来,早晚再把这些牛马撵到前边泉眼那里饮饮水,晚上回来咱家里有谷草在喂喂。白天在没事的时候,在收拾收拾院子。其余的就没了,你的七口人吃的、烧的、用的我都管。不过这一冬天我可不给工钱,你看咋样,行的话,你就住下。不行的话,你住两天也没关系。在我这里呆两天再走,歇歇脚,没事的……”   张景芳还想往下说那,潭镇河急忙起身下地,他站在炕沿底下,向张景芳一躬身说道:“哥哥,别说了,你说的条件我答应了。我姓谭,叫潭镇河,今年四十七岁……”   潭镇河一家在张景芳家里住下了,一冬天瞬间即过,在这一冬天里,两家人住在一个院子里,吃烧都一样。张景芳家吃啥,潭镇河家跟着吃啥。张景芳就拿这一家人家是自己的家人一样。孩子们在一起混熟了,小院里也热闹起来了。常了,熟了。张景芳也没忘了给表弟找媳妇的这个茬,而进到张家院子里的潭镇河这一家人家,个个都很勤快,每一天院子里都被这一家人给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谭家的五个孩子,都挣着抢着地干活。年还没到那,谭家的那个瘦瘦的大闺女,开始像个人样了。虽说是穿的补丁摞补丁的衣服,可总是干干静静的,出落得像一个真正的大姑娘了。潭镇河也和张景芳处的向亲哥兄弟一样,没事的时候,两个人常坐在一起,天南地北的捞上一大阵。时间长了,张景芳相中了潭镇河家的大闺女了,他把他的想法直接了当的告诉了潭镇河。潭镇河奔都没打,答应了。过了年,刚出正月,陈星河和谭家的大女儿谭风琴在张景芳的大力帮助下,结婚了。   开春了,又要种地了。张景芳也有了新打算。一天晚上,他让十多岁的老儿子把潭镇河和表弟陈星河都叫了过来。他们都来到了他的屋里,老婆烧了好几暖壶的开水。屋外边的月亮很亮,雪化净了,天头暖和了。在屋里圏了一冬天的大大小小的孩子们,也都跑出了房门,来到了院子里玩耍。树绿了,花开了,燕子和野鸟也飞回来了。几个人坐在了张景芳家的炕上,一人面前放了一大碗开水。都在细心的听张景芳说话,只听张景芳说道:“老谭啊!马上就要种地了,你有没有啥打算啊,有的话,说出来听听。没有的话,听听我说的行不行。”   潭镇河听了张景芳的话,赶紧说道:“景芳啊,还是您说吧,你别看我大你一辈,我听您的。你咋安排,咋是。”   张景芳一听,他哈哈地一笑说道:“那好!那我就说说。老谭啊!咱们现在是实在亲亲了,也别说是谁帮谁了,你看看我是这么想的。我家的地啊,有一百多垧,家跟前那,九十多垧。离家十多里地哪里还有三十来垧。这样,我把在七道沟子那里的三十来垧地啊,都白送给你种两年,两年过后你在还我。我在借给你一卦犁杖的老牛,种子我借给你,到秋打粮了你在还我。住哪儿,那里有现成的我盖的马架子(草房的一种)。有时间的话,你可以在那里自己在开荒,开多少都是你自己的,咋样啊?”   听完了张景芳的话,潭镇河真的是没想到,这哪是帮自的家啊,简直就是送啊。潭镇河激动的都不知道说啥好了。他从炕沿上出溜到了地下,站在屋地上搓搓着两只手,嘴里一门地说:“这可咋好!这可咋好!我都没法说谢谢了……”   看着潭镇河的样子,张景芳笑了,他喜滋滋地看着张景芳说道:“哈哈!老谭啊,满意就好,这事啊,就这么定了。下面啊,我再说一件事。星河啊!现在你也有家了,你看看咱家里你的侄男侄女也都不小了,用不了一半年的也该找婆家,娶媳妇了。父子也有分家的时候,你看看这样行不行……   张景芳在自己的四合院子外边,给他盖了四间木刻楞的房子,用木头给他夹起了院墙。置办了家里所用的一切,给了他两匹马,一台花轱辘车,(用木头做的)陈星河自己要了家跟前的五垧地。他也搬出了张景芳家的大院,陈星河也自己单过了。   种地了,潭镇河一家搬到了十几里外的七道沟子去了。陈星河也搬出了张景芳家的大院。地种完了,总上张景芳家的陈星河媳妇,突然告诉张景芳,说陈星河把张景芳家给他们家的地卖了,两匹马也卖了,更别说那几垧地的种子了。卖了的那些钱,都耍钱输了。   谭风琴挺着个大肚子,实在是说不了陈星河,这才来找张景芳来诉苦,她想让张景芳去劝劝。没想到,这一劝,且惹下了大麻烦……   ?已经种到地里的种子,出来还早呐。虽说是大地青山都是一片绿色,那些荒草和野花遍也布沟沟坎坎。野鸟筑巢,野蜂采蜜,到处是一片春天的景色。种完了地的农民,还有一段闲下来的时间。被绿海围裹起来的西大门,向隐藏在深山老林中的一颗珍珠,生活在这里勤劳善良的十多户农民,相互相成,就像一家人一样,哪里分得清谁是地主,哪一个是又是雇农。   西下的太阳,到了偏西晌,在离西大门前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是一条几百米宽的草塘沟,在草塘沟的中间,有一条东西走向的清水小溪,小溪深浅不一,宽窄不等。就在这样的小溪里,野鱼成群。山胖头,鲫瓜子那是有的是。那时的东北就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这话虽说有点悬 ,可那时的东北,这些东西还真厚(多)……   吵吵闹闹的十几个人,人人都拿着大耳朵筐,(用扫条自己编的往屋里端柴火用的大端筐,一边一个有两只用手抓的耳朵)十几个大人都弯着腰,在沫腰深的水里用端筐在捞鱼,岸上有几个十几岁的男孩子,拎着水筲在往里装鱼。有时几个光着腚,光着脚丫子的孩子用脚猛踩岸边上的草棵子,把藏在草根底下的鱼撵出来,撵到大人在那里等着的筐里。个把小时不到,几十斤的大大小小的山胖头(也叫老头鱼)就整出来了几水筲。够吃了,不整了。大人们出了水泡子,提上装鱼的水桶,回家分鱼去了。小孩子也赶紧穿上衣服,跟在大人们的身后,大人们回家了,可他们切没回去。几个孩子饶过了屯子,上了后山坡,在离小屯不到两百米的地方就是原始深林,在林子边的山坡上,杂草丛生的绿海里,到处开满了野花。那大黄花子和红花子是人们喜欢的美味佳肴。几个孩子慢坡的跑着,只一会的功夫,每个孩子的手里都攥着两大把红红黄黄的花回来了。今天晚上的每一家的饭桌上,都会有黄花菜炖鱼。   张景芳有很长时间没见到表弟了,谭风琴的话让他有些恼火,几天来要不是自己的媳妇拦着,他早就上陈星河的家了,他要好好的说说陈星河。今天为了上陈星河家,他没让自己的小儿子去送鱼和黄花菜,张景芳自己端着一小盆的鱼,一大把黄花子,走进了陈星河家的小院。陈星河又出去几天了,今天中午才回来,他正四仰八叉地躺在炕上睡觉,谭风琴坐在房门口的小木头墩上在纳鞋底子,她听到了脚步声,坐在门口的她,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抬起头。他一看是张景芳来了,张景芳的手里端着东西。谭风琴赶忙地站起来,挺着个大肚子迎了上去,嘴里赶忙说道:“是大哥啊,今天咋有闲工夫捞鱼去了。星河!星河!大哥来了。”   躺在炕上的陈星河,早就睡醒了。他做梦都是在推牌九,在梦里,他今天的手气还是不好,跨兜里的几个大子又都输了。已经该了一屁眼子债的陈星河,梦见又被几个黄狗子按在地上,身上脑袋让人用脚踹,棍子捶。他像狗一样的趴在地上,动都不敢动。几个黄狗子打着他,骂着他。嘴里狠狠地说着:“小子,赶快回家找钱去,啊!快点!该的钱赶紧还上,要不然。嘿嘿!小子,我们上你家里把你媳妇整来,到这里让大爷们享受几天。哈哈哈……”   陈星河早就把家里的家当全部的都卖掉了,耍钱让他无法停下脚步,在耍钱场上的那纸醉金迷的场景,让他沉迷,陶醉,更让他无法自拔。他不敢在家跟前玩,他尥出去了离家几十里的县上,哪里有赌场,有火车站,有日本人,更多的是汉奸黄狗子。输了,每一次都输,他把家里变卖出来的钱,都输在了赌场。输在了日本人开的赌场里面,给日本人看场子的都是那些黄狗子。该了一屁股账的陈星河,挨了一顿毒打,限期十天还钱,他回来了,他一头攮在炕上,想法子。   张景芳来了,他听到了媳妇的喊声,他急忙下了地,趿拉个鞋就出来了。他知道纸里包不住火,他把张景芳让进屋里。他先张口说话,他低下头,小声小气地对着张景芳说道:“大哥!我错了。我不该去耍钱,你好心帮衬我的东西,都让我输了。我对不起您,我现在还该人家三十几块大洋。您救救我吧,我还不上人家,黄狗子要拿我媳妇顶债,还款期限是十天……”   张景芳一听,真的是被吓了一大跳,你干嘛不好,干嘛招惹日本人,还敢和黄狗子耍钱。这样的一群人,就像是一泼泼稀屎,只要是被沾上,甩都甩不掉。弄不好,自己的这个小屯都会遭殃。 共 709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细数阳痿的主要症状表现
昆明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癫痫病的饮食护理都是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