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囚爱成欢

时间:2019-06-24 22:43:2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她一字一字的说出这句话,声音颤抖的厉害。慕烟看着宁鄀的目光颤了一下。走,他知道,她说的走并不是每天她离家前对他打的招呼,也不是吵架后任性的威胁他,而是,离开,分离。他明白,他什么都明白,可是他还是很傻的问:“去哪儿?”去哪儿?告诉我去哪儿?宁鄀的目光颤了颤,长而黑密的眼睫就沾上了晶莹的水珠,泫然欲泣。有些话,真的说不出来第二遍。就像有些人,再见,就没了分别得勇气。“就这样吧慕烟,以后......不要再见了。”不要再见了,没有缘由的,她突然就对他说出这句话。然后她转身就离开了。不要再见了。她为他做的一切,他为她做的一切,都成了过去的云烟,随风而散。她就这么走了,他们以前的感情,她就这么割弃了,连个原因都不给他。那么,曾经的那段时光算是什么?她为了他受尽委屈,他只想用以后所有的时光去弥补她,可是她就这么走了。他这几天在医院,看到她在屋外守着,一连守了二十多天,只为在开门的间隙看他一眼。然后等他出来见到她,她却说以后不要再见。他为了她在医院里躺了将近一个月,每天疼的只能靠止疼药入睡,可是醒来看见她,就得到了她这句话。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做出在走廊里守了他二十多天的举动后转身离开?到底是什么原因,她什么都不说,这么对他。把他当成蒙在鼓里的傻子随意丢弃,这样对他,公平吗?慕烟伸手,拉住她,双手不自觉的用力箍住她的手腕。“给我个理由。”若她真的要离开,他不会强求。但是,至少要告诉他。为什么?宁鄀停在那里好久。她想开口说话,反反复复,却一个字都说不出。为什么要问。就这么让她离开多好,这样就能够早点解脱了。“没有原因......”拽的自己手腕生疼的那只手慢慢的失去了力量,垂了下去。宁鄀没有回头,他怕看到身后慕烟的样子。不论是伤心还是沉默,她都无力承受。思绪破散在空气里。像是她整个人死掉了,然后又被她强力从空气里拽回,重组。但是那些快乐的鲜活的东西都被空气腐蚀掉了,消失不见。泪水一颗颗滚出。眼前的路被模糊,宁鄀的脚步开始深深浅浅,身影不稳。形单影只。心里像是缺了什么东西,像是被人突然掏空。难受异常。如果这么时候慕烟追上来,如果他会难受的追问她原因,她会说出来的,她会将她所有的软弱都说给他听,祈求他的关心和安慰。她感觉自己快要碎裂成渣了,这条路,她像是要走到地狱。宁鄀慢慢的离开了。那条安静的石子路弯曲而漫长,她低着头,看到一颗颗凸出的石子,看着脚下的路漫长无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尽头,心里竟是无比的恐惧。那道蓝色的身影,在这寒冬稀薄的雾气中,渐渐变得模糊而透明。她消失在这宁静的花园里,自此天堂是地狱。后来的慕烟在想,如果那个时候他没有看着她离开,而是追了上去,那么他和她,是不是结局就不一样了?至少,会有一个圆满的结束。日月轮回,一天一天的时间来不及细数就已经过去。机场吵闹异常,慕烟站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等待着他接的人。很久不见她了,大概有半年了,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一批批人流出现又散尽,慕烟脸上却平静异常。“慕烟!”一个红色的人影扑了过来,直接扑到了他身上。慕烟扶住面前嬉笑活泼的女孩儿,脸上有些无奈,却也因为许久未见带着丝开心的神色。她好像瘦了点,眼睛也不如以往明亮,却多了许多灵气,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得好多了,爽朗之余又带着从容。这种气息,在一起的她身上,是从来没有的。“想我了没有?”“快点走吧,我妈打电话催了我好久了。”慕烟接过她手里的行李径直出了机场。“真是的,说一句想了会死啊!”周莞清不满的抱怨了一句,跟了上去。距慕烟出院,已经有七个月了。七个月的时间,足够慕烟身上的伤痊愈,也足够,面对一个人毫无讯息的离开。听说宁鄀在慕烟出院的那天就走了。她走的时候,谁也不知道,是夏景阳去看她,却找不到她,他们这才知道,宁鄀一声不响的离开了。走的时候,带了夏景阳为她准备的所有的药。夏景阳也离开了,她得到了留学生交换生的名额,出国了r也重新回到了国外。而她,则开始了一直以来就准备的旅行,在路上学会放开。只有慕烟一人留在这里,等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人。慕烟后来去过宁鄀住的地方,那条小巷。就如同他次去那条巷子的时候,狭长逼仄的道路,青石板高低不平。阳光无法照亮巷子,光线明灭流转。他的步子深深浅浅,不知住在其中的宁鄀,会在哪个深处有着怎样的故事。直到他敲开门,她出现在他面前,这个故事,悄然开启。他站在她家门前,依旧是那个破旧的木门,看起来寒酸而斑驳,破灭一切美梦与幻想。他站在那里,许久,风从巷中呼呼而过,时间悄然流过。他伸手去触摸那扇木门,木门却随之打开。里面,一切如初。他次见到的那个沙发、灯盏,还有那朵开着鲜花的花瓶。宁鄀就这么离开了,她给了他此生的爱情,却欠了他一个解释,这个他无法得知的解释,让他不知道她发生的一切是好是坏,连担心连奢想都没有,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却永远无法解脱,就像他身上的那道疤痕,永远无法消除。屋外,冷风不止,坟墓般的深巷,将这件温馨的小屋掩埋。ps:反正都两千字了,多加一些零碎不要钱的。本来没想这么结局的,还想有一个情节会出现,但是后来想想,那个情节其实没啥必要,就切了。到这儿,就算写完了。因为一些原因,这文以后可能会有一次修改。(未完待续)</p>

巢湖的癫痫医院
廊坊治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
武汉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租房准备 怎么在微信小程序开店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