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专制村官缘何难彻查

时间:2019-08-23 15:06:1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村务公开、阳光村务已经提倡了多年,但是 一言堂 式的村务管理依然存在。村支书成了 土皇帝 、 山大王 ,失去的是民心、是信任。

这样的 土皇帝 是不是应该由有关部门来管管?

对于内蒙古准格尔旗薛家湾镇大塔村村民来说,这个冬天的确够严寒。

就在2011年11月6日夜间,距新村不足百米的路面再次发生严重塌陷,塌陷深度达10多米,宽度接近20厘米,附近厂房倾斜,通往旧村的必经之路中断。

这次塌陷导致的更严重后果是新村供水管道和暖气管道断裂,全村老少不得不在寒冷中熬过一晚。

第二天,200多名村民早早地就聚集在村口,蹑手蹑脚地跨过断裂带仔细查看。现场一片狼藉,犹如大地震后形成的地面断裂还在向更远处延伸。

前来查看情况的管道修理工人表示:由于坍塌非常严重,造成供水管道和暖气管道断裂,目前根本没办法维修,可能要停水很长时间了。

村民们听罢眉头紧锁, 现在有地不能种,没有了经济来源,生存都成了问题。我们一定要讨个说法!

一个人说了算

大塔村位于准格尔旗薛家湾镇,该村地处 神府-东胜 煤矿腹地,该村距薛家湾镇约20公里,面积 0平方公里,全村有 45户,共895人,由大塔社、阳坡社、南坪社、神水沟社四个社组成。

2008年,由于伊泰煤矿在大塔村开办,准格尔旗政府作出了大塔村村民整体移民搬迁的决定,并决定由大塔村支部书记赵来存负责村民的搬迁工作。

结果是失去了家园和耕地的大部分村民并没有得到合理的补偿, 村支书赵来存和他的亲朋好友趁机发了大财。

阳坡社村民李根生告诉记者,199 年春,在修建薛魏线公路时,村上90万元的征地补偿款去向不明。

已有55年党龄、现年80岁的原大塔村村支书樊板仁表示: 赵来存担任村支书已18年了,村民很不满。村办煤矿价值2.75亿元,违法操作成了他的私人煤矿。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大塔村决定划出5 . 亩村民土地,开办 王家圪塄村办煤矿 ,村委会以集体土地入股煤矿,村民每个人让出了2分地,均占有股份。煤矿的采矿许可证和开采证件,都由村委会集体办下来。然而,2005年煤矿整合时,村办煤矿变身 恒峰煤矿。

此后,煤矿的收益与村民全然无关。

让村民更加不满的是大塔村整体搬迁的补偿, 不公开、不透明、无标准。村民有人均 万元、6万元的,也有人均几十万元的,甚至一两百万元的也有。 老党员樊板仁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

据介绍,上任以来村支书赵来存掌管村里账务混乱,且从未公开过。

几经周折,记者从村民手中拿到了道勤会计服务有限公司为村支部做的拆迁补偿款详细账目,在该账目详单上记者看到,大塔村搬迁补偿款分为搬迁费、房屋、搬迁奖金、附着物、收益补偿以及迁坟费共6项补偿,除附着物补偿之外的5项差别不大,补偿标准基本相同。然而,本应按留地人口以及耕地面附着物数量来补偿的附着物补偿款项,却没有补偿标准,而且是五花八门,少则一两万元,多则一两百万元甚至数百万元!

在该账目上记者看到,同样是拥有4个留地人口的家庭,大塔社的高面仓家拿到了225.4万余元附着物补偿款,大塔社樊二七家补偿了40.8万元,南坪社的奇乾恒家补偿了14.2万元,阳坡社的李根生补偿了1 .9万元,阳坡社的白二林一家4口仅获得了 . 万元的附着物补偿款,而和他们同为阳坡社且都是4口人的刘树林家,却获得了267.4万元的附着物补偿款。

记者调查中发现,在大塔村4个社的 45户家庭中,附着物补偿款超过50万元以上的,仅占全村的10%。

更为严重的是,赵来存未经村支部和党员讨论通过,便将因抢劫被判刑的刑释人员郝江、白乃等人发展成为党员。 28名发展的党员有10人是他的亲戚和亲信。

对于赵来存的长年独裁,村民积怨已久,终于有了爆发的时刻。

旗政府出面难息民怨

由于大塔村附近伊泰煤矿的掠夺性开采,煤矿采区出现了大面积冒顶,致使大塔村数次出现山体塌陷,大片的农田地表层裂开了口子,导致村里道路损毁严重,土地亦出现大面积塌陷。

如今在老村里,道路塌陷,地上布满裂痕,大的裂缝宽有 0公分,从裂缝朝下看深不可测,竖立在煤矿塌陷区的警示牌随处可见,村民们说老村已俨然成了野鸡和野鸟的乐园。

搬到新村的村民本以为可以从此安居乐业了,然而,由于煤矿的不断开采,现在就连大塔新村也处于塌陷区了。

神水沟社社长菅在成告诉记者: 我们现在的村子距离塌陷严重的地方不足100米,而且 号楼和5号楼之间已经出现了裂缝。由于煤矿经常会在晚上放炮炸煤,整栋楼都跟着摇摆,像地震一样,我家的玻璃已经被震碎了好几次了,墙上也出现了裂缝。可是村支书赵来存对这些情况却不管不问。

赵来存的所作所为激起了村民的愤怒,也失去了民心。2011年4月间,旗委、旗政府对2010年村支部书记、村主任测评,思想政治素质、带头致富、领导班子状况、廉洁自律等综合评价总分为100分,赵来存仅得了4 .0 分,村主任郝虎85分。

早在2000年12月12日,大塔村村民便走上了漫长的维权路,他们期盼政府处理赵来存的违法违纪问题。

从准格尔旗一直反映到内蒙古自治区纪检委,不知道跑了多少趟。 老党员樊板仁老泪纵横, 我已经是80多岁的人了,不再计较得与失,但是我看不惯,我们村里的村民真是可怜,再有能力的村民只要不是赵来存的人就只能受穷,只要是他亲戚再无能的人也能发大财,只需他一句话 我们这些年来一直在向各级政府反映赵来存违法违纪的问题,可是始终没有人敢管!赵来存经常在村民面前说: 你樊板仁、李乃那些人还想告我,连我的毛也吹不动!

在几近绝望的情况下,2011年7月9日, 00多名村民代表前往伊泰煤矿,把酸刺沟煤矿的运煤铁路堵了整整5天。7月1 日,准格尔旗政府副旗长李银成到达现场,当时答复村民: 请你们将铁路线放开,你们反映的问题在一个月之内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之后,旗政府派了由李银成副旗长任组长、薛家湾镇人大主席杜占荣任副组长的工作组到村里调查。

现在已过去 个多月了,村民们却始终没有得到政府的答复,李银成副旗长当时给村民们的承诺还算不算数? 有村民质疑。

相关部门 踢皮球

经过无数次的上访反映后,村支部终于对财务进行了公示。对于公示出来的补偿明细,大部分村民表示与实际领到的补助款数字不符,差距很大,有的甚至相差几百万元!

在大塔村新村的公示栏前,村民李根生看到公示后气不打一处来,他说: 我只领到了 6万余元的搬迁补偿款和5万元的漏补款,总共41万多元,然而村支部现在公示出来的却是150万元,我不知道其余的100多万元谁领去了! 随即,他向记者出示了他领取补偿款时签的协议。

这样的现象并非个例,诸如大塔社的刘义公示出来的补偿款额为220万,实际领款却为400万;阳坡社的刘云生公示金额为 66万余元,而实际领到了21 万余元;给南坪社白先开的儿媳郝渊补偿的金额为147万余元,郝渊只有一个人的土地,房屋少,附着物更少,却拿到巨额补偿。

村里存在多领少写的和少领多写两种情况!多领少写的大多是赵来存的亲朋们,而大部分村民都是少领多写,公布出来的数字和实际领到的钱数根本不符! 大塔村村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为了印证村民的说法,11月7日15时,记者来到准格尔旗政府,政府秘书办的 告诉记者: 李银成副旗长去外地学习了,我们也联系不上。 记者请其提供旗政府关于大塔村搬迁补偿的实施方案和相关文件,以便对村民反映的问题进行核实, 露出惊讶神色: 村民有什么反映的?村民都很满意呀!要查看相关材料的话你们让宣传部联系吧。

16时,经旗委宣传部联系,记者来到准格尔旗国土资源局,并拨通了该局具体负责实施大塔村搬迁工作的赵秀荣的电话。得知记者的来意后,赵秀荣称: 关于大塔村搬迁的事你们到薛家湾镇政府去,搬迁方案是他们提供的。 当记者要查阅村民的搬迁协议时,赵秀荣瞬间提高了嗓门: 谁向你们反映的问题,你们向谁要去,我们这里没有。所有的文件、资料都被检察院查走了,你们要调查就去检察院 记者问道,我们找国土局了解情况去检察院干什么?赵秀荣更是理直气壮: 旗检察院查过了,都没有查出我们什么问题,你们记者要调查什么?

随后,记者见到了该局负责搬迁补偿工作的副局长张金喜,并要求查看 大塔村整体搬迁补偿实施方案 和村民补偿协议的明细表。张副局长告诉记者: 大塔村的这个事检察院已经立案侦查了,检察院已把大塔村所有档案都抱到检察院查封了,我们这里没有大塔村的材料,你们要调查就去检察院吧。

当记者要求见当时具体负责大塔村搬迁工作的赵秀荣和周硕时,张局长称这两名同志去外地了

无奈,记者来到准格尔旗人民检察院,该院副检察长淡鹏飞告诉记者: 检察院根本没有立案侦查,也没有查封他们的档案材料。我们只是对群众反映的问题进行了初查,对国土局的所有档案材料进行了复印,没有带走任何档案材料!

记者询问目前调查的情况时,淡鹏飞副检察长说: 根据目前我们掌握的证据来看,不足以立案侦查

11月7日17时 0分,记者拨通了大塔村支书赵来存的电话,表示要见其本人了解相关情况。电话另一端传出打麻将的声音,赵来存表示: 我现在很忙,随后再说吧! 随即挂断了电话 此时,村民们正冒雨向伊泰煤矿讨要说法。

如何诊断白癜风
酒泉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贵州癫痫病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